九久小说网

如此开放的小村庄

九久小说网 2023-01-22 21:10 出处:网络 作者:冰心编辑:@春色满园
不论那个地方多么偏僻,只要有男人和女人,就有讲不完的故事……生产队开了好几次全体社员的大会,有一个难题一直没有解决。这个生产队有一大片草原,草原深处有一个天然湖泊,生产队就想派一户人家到那里去生活,
不论那个地方多么偏僻,只要有男人和女人,就有讲不完的故事……
生产队开了好几次全体社员的大会,有一个难题一直没有解决。
这个生产队有一大片草原,草原深处有一个天然湖泊,生产队就想派一户人家到那里去生活,给生产队里养鱼。可那是个荒无人烟野兽出没的地方,距离村庄很远,即使是赶马车,也得走一天的时间,一个来回就得两天,尽管队里给出了好多的优越条件,可没有一户人家愿意到那个偏僻荒凉的地方去生活,真把生产队长给急坏了。
突然那个叫黄水生的领工员站了起来说:如果队里能派两家人到那里去,我家就算一个。黄水生家住在村西头的水溏边上,从小就喜欢玩水,游泳相当厉害,人长的也很帅气,是村里最英俊的小伙子,刚结婚不久,还没有生孩子,媳妇郝淑贤性格比较温顺,什么事都听他的,他办事也从来不和媳妇商量。
听了水生的话,队长急忙说,行,那就派两户人家去,还有吗,还有谁家愿意去,再有一户就行了。到那里吃鱼随便,由生产队供应粮食和蔬菜,给你们一挂马车,再给一条船,再给你们打一眼水井,有去的吗?队里负责盖四间房子让你们两家住!
这时候一个女高音的嗓子响了起来:我们两口子也去!
大家循声望去,原来是山杏。这个小媳妇眉清目秀,精灵剔透,而且还很鬼道。她的岁数比水生小一点,也是刚结婚不久,还没有生孩子。她丈夫叫武胜,因为从来不爱说话,大家都管他叫“无声”。也有人叫他吴老蔫儿。
其实武胜人长的也就是天生的大舌头,他的舌头比平常人要大许多,又粗,又长,又厚,伸出来能舔到下巴。舌头大,说话发音就不準,如果说:“啥事”两个字,他就得说成“仨四”,只要他说话,大家总会笑,所以平时就很少说话。
他媳妇山杏是村里的一号美女,灵牙俐齿,能说会道,办事精明,所以武胜很快就成了“气管炎”,什么都听媳妇的,媳妇办事也从来不和他研究,他也从来没有反对过。但他的心里也是很有数的,不划算的事情他也不干。
这时候会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而且经久不停,队长喊了半天,也不停止,他也笑了。只好跟着鼓掌。他知道场面失控了。
原来村里人对水生和山杏两个人早就有些风言风语了。水生当领工员,农活最好,全村第一,特别是铲地和割地,谁也比不过他,又快又乾净。由于当时生产队都是男女同在一起干活,山杏就喜欢挨着他干活,只要山杏那水灵灵的杏核眼睛看他一次,他就有使不完的力气。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。
更深奥的问题还不在这里。就拿割地来解释吧,不论男女,每个社员都要割四条垄,由于她紧挨着水生,水生就默不作声的帮她割一条垄,也就是说,同样挣工分,水生割五条垄,她自己才割三条垄,自然是轻松加愉快。
她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,每次干活他们俩个都会把别的社员甩在身后,水生第一个到了地头的树林子里,坐下乘凉,山杏紧跟着也到了。她就坐在了水生的身边,用她那水灵灵的杏核眼睛盯着水生,表示感谢。
水生也看着他,幸福的笑了,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。山杏望着水生那英俊的模样,突然心里一跳,脸也有点发烧了,想说什么,可没有机会了,社员们已经陆续的到了地头的树林子。
春天铲地也是一样,他们两个人总是挨着,总是最先到达终点,然后并肩坐在地头的树林地里唠嗑,他们都说了些什么,谁也不知道,由于大家的眼睛盯的很紧,他们从来没敢钻进那浓密的树林子里。尽管如此,村子里已经是议论纷纷了。
会场上的掌声终于停了下来,队长眼珠子一转突然说:两家人看守一个渔场.太轻松了,武胜必须把队里的羊群也赶去。水生和杏花已经是迫不及待了,不约而同的说了出来:行,同意!
会场又爆发了一阵掌声和嬉笑声,尽管大家都分析他们两个人事先有所预谋,但由于没有其它人愿意去那草原深处忍受孤独和寂寞,事到如此也只好为他们祝福了。
那个天然湖泊处于整个大草原最低的地理位置,四周所有的雨水都集中在了这里,水势浩蕩,波澜壮阔,水面宽广,从不枯乾,四周长满了野生的柳树、榆树、杨树、还有山杏,外围就是无边无际的原始性大草原了,由于生产队成立时间不太长,人口不是和多,这些偏远的草原当时还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。
生产队很快就派人在湖边的高地上盖了四间连在一起房子,还盖了一个羊圈,老早就让武胜把羊群赶去了,因为他就是队里的羊倌。生产队派了四挂马车把两家人的东西都拉了过去。
新的生活开始了,这是一种近似原始人的生活,晚上点的是豆油灯,两家人和用一个手电筒,一个收音机,那是生产队给买的。
他们很快就成了一个四人小集体,水生自然是领导。
第一个白天,他安排大家收拾屋里和院子,把房子四周的蒿草割净,打通了一圈的防火道,防止草原上的野火烧房子。
第一个晚上他们四个人坐在油灯下打扑克。他们拿出了两红两黑四张扑克,然后分别抓阄,看谁和谁一伙,结果水生和山杏抓在了一起,武胜和淑贤抓在了一起,他们一直玩到半夜,武胜和淑贤一次也没有赢过。
武胜说自己困了,就回西屋自己的那两间房子睡觉去了,淑贤也倒在炕上睡着了。山杏和水生坐在炕上一边听收音机,一边唠嗑,她们越唠越投机,快要亮天了山杏才起身回去睡觉,临走前她深情的望了水生一眼,水生也在动情的望着她,四个大眼睛已经是碰出了火花。
第二个白天,水生安排武胜和山杏两口子出去放羊,自己和淑贤两口子下下湖喂鱼。可淑贤天生怕水,见水就哆嗦,根本就不敢上船。水生说:那我就和山杏一起下鱼塘,让武胜一个人去放羊吧。
武胜说:羊在草地上是没有目标的不停的走,这里的草原没有标记,而且还有野兽,我也怕走不回来,还是有两个人也好相互照应一下。淑贤轻声的说:那我就和他去吧。
于是,他们两个人赶着羊群慢慢的消失在山坡的另一边了。
水生和山杏把鱼食用木桶搬到船上,水生划船,山杏往水里撒鱼食。
山杏到是不怕水,可她非常好动,像个小孩子,看见鱼来觅食,就要去用手摸,看到青蛙在水里跳,她也要去抓,看到燕子在水面上掠过,也伸手去挡,结果一不小心就掉到了水里。
水生急忙跳到水里紧紧搂住了她,把她举出了水面。
当他把山杏那肉乎乎的身子搂在怀里的时候,突然心跳起来。他知道这是自己盼望已久的拥抱,这是他日思夜想的拥抱,虽然是隔着衣服,他已经感觉到了山杏肉体的柔软,他的手已经触摸到了她的乳房和她的臀部,还触摸到了她的小腹。
他用力的往船上推她,他的手正好摸到她那丰满的屁股,他犹豫了,推不推呢?推吧,那必然是女人性感的屁股,不推吧,她上不去船,水生摸着她的屁股呆住了。山杏急忙喊道:用力推压,再推一把我就上去了。
水生用哆哆嗦嗦的双手使劲一推,结果手一滑,竟然触摸到了她的阴部,这突然的接触让慌乱不堪,让他兴奋不已。山杏站到了船上,浑身都湿透了,衣服紧紧的贴在了身上,整个形体轮廓全部显现出来,乳房清晰可见,屁股高高的耸起,就连阴部的骨架也显现出来。
她一边用手往后梳理着头发,一边沖着水生笑。此时水生的鸡巴已经挺起了,他不敢上船了,害怕让山杏看见自己的鸡巴已经把裤裆支出了一个大包。
山杏说:看来这样可不行,你要是不在,我就会淹死的,你还是先教我游泳吧。水生说:好吧。他们找了一个水深齐腰的地方。
水生在水里脱去了衣服和裤子,只穿一个大裤衩子,他发现自己的鸡巴还是硬的,没有丝毫的消退,他只好站在水里,把衣服和裤子仍到了船上。山杏也脱去了衣服和裤子,只穿一个背心和裤衩,跳到了水里,湖水一下子就把她的背心给飘了起来。
水很清澈,水生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的乳房和肚子,他忽然感到一阵紧张,真想伸手去摸摸她的乳房。
山杏由于站立不稳,一下子抱住了水生,水生感觉山杏的乳房就贴到了自己的胸脯上,自己的大鸡巴已经顶在了她的肚皮上,他急忙把屁股往后厥,把山杏推开说:我就先教你“狗刨”吧,来,你先弯下腰把上身浮在水面上,我用两手掐住你的腰,你就不能下沉了,然后你把身体平趴在水面上,两手向里挠,两腿上下不停的扑打,一会儿就能学会。
山杏先弯下了上半身,水生就用两只手掐住了她的腰,水生感觉杏花的腰很细,很软,富有弹性,山杏的身子在水面上伸开了。两腿开始在水面上扑打,她的屁股不停的摆动着。
山杏突然说:你的手捏着我的腰我活动不开,你就拎着我的裤衩就行了。水生急忙松开了两手,揪住她的裤衩就往起拎,裤衩是松紧的,他往起一拎,山杏前一游,那雪白的屁股就全露了出来,水生急忙松开了手,那松紧带马上弹回去把山杏的屁股盖住了。
山杏真的就往前游动了,突然她的身子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半天没有上来,水生急忙沉下去把她抱上了岸,大头朝下,给她控水。山杏浑身是水,身子很滑,当他想把她的身子颠倒过来的时候,手里一滑,山杏险些掉到地上,水生急忙用手抓,结果把她的裤衩给拉了下来。
她那粉白的大屁股和毛哄哄的阴部都从裤衩里露了出来,水生看到她的这些部位,立刻心跳过速,手脚都颤抖了。她急忙把她平放的草地上,然后就趴到了她的身上,用胸部和腹部上下的挤压她的身体,又嘴对着嘴的往出吸水。
这是农村人抢救落水者的绝技,水生用腹部和胸部不停的上下撞击山杏的胸部和腹部,相当于人工呼吸。他的嘴也是很有力气的,能把别人肚子里的水给吸出来,其实这种急救应该是有两个人来完成,一个人按胸,一个人吸嘴。
但是现在就他一个人,只好使用绝活了。他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胸部紧紧的压着山杏的乳房,他的腹部也紧紧挤压着山杏的小腹,他的鸡巴已经顶在了她的两腿间的黑毛上,他已经把山杏的舌头也吸到了自己的嘴里。
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是目的不纯的,是一箭双雕的,是一举两得的,一半是救杏花,一半是在满足自己的慾望,他真想趁着山杏昏迷的时候强奸她,狠狠的操她一下子,可良心和理智告诉他救人要紧,这是北方农民淳朴善良的天性。
他趴在她的肉体上不停的动作着,他的嘴在山杏的嘴上吸吮着……
这时候山杏突然睁开了美丽的杏核眼睛,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,贴着他的耳朵说:我会游泳!
水生一下子全都明白了,他突然紧紧的抱住了她,疯狂的吻着她,到处抚摸着,摸她的乳房,摸她的屁股,摸她的小腹,摸她的阴部,他们两个紧紧的搂抱在一起,不停的在草地上翻滚着。
山杏用手抓住了水生的大鸡巴,水生也把手指伸进了山杏的阴道里,他感觉山杏的阴道里热乎乎的,湿漉漉的,滑溜溜的,他知道此时此刻,山杏的身子已经属于他了。
什么也不用说了,什么不用讲了,自从看到对方的那天起,彼此就喜欢上她了,多次的接触,多次的感知,多次的暗送秋波,多次的互相提醒,不都是为了这个幸福的瞬间吗?他们几乎是同时脱光了自己,山杏分开两腿,仰卧在草地上,两个奶子不停的起伏着,那美丽的杏核眼睛深情的望着水生那健康的体魄。
水生盯着山杏俩腿间的阴毛,盯着阴毛中间的阴脣,她的阴阜很丰满,亮晶晶的,那阴脣是黑红色的,像一个紧闭着的小嘴,水生突然发现山杏用两只手把自己的阴脣分开了,露出了里边粉红色的嫩肉,那粉红的嫩柔上还有些褶皱。
那粉红色的带着褶皱的小肉洞里已经是水汪汪的了。水生俯下身子把鸡巴对準了杏花的阴部辅輐辄轻,榐槁榓榚他毫不费力的“嗖”的一声插了进去,而且是插到了底嘏嘎嗿嘄,箌箈箕箇然后他就紧紧的把全身压倒了山杏的身上。
山杏“啊哟”一声屁股一挺,两眼一闭玛玱瑰瑮,熔熄煻熏紧紧的搂住了他。水生紧紧的搂着这个嚮往已久了的美丽女人的肉体,感觉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性感的筵箐箛箍,榭榫榩榤都是坚实的,都是富有弹性的僱僳僔僚,嫜嫫嫦嫮都是光滑的,两个光溜溜的身子紧贴在了一起,没有一点缝隙,这幸福的感觉像电流一下子就通遍了他的全身,他几乎是来不及抽动就发洩了。而且洩了很多,洩了很久。
他感觉自己的鸡巴又酸又麻。他感觉山杏的阴部在一次一次的收缩,紧紧的箍着他的鸡巴,他的鸡巴也像山炮一样,每射出一发炮弹,就往后坐一次。
虽然山杏没有达到高潮,但是能让这个身材健美容貌英俊的小伙子操上一回,她已经感觉是很幸福很满足的了。
水生望着身下这个美丽丰满的赤裸的女人,他感觉自己是在做梦,他简直不相信这是现实,他怀疑自己是在梦幻中。
为了证实这一切都是真的,水生开始用舌头在她的全身上下不停的舔着,舔她的乳房,舔她的脖子,舔她的肚皮,舔她的大腿,当他的鼻子经过她的阴部时,闻到了一股腥、臊、臭的味道,这味道强力的刺激着他的神经,他分开山杏的两腿,就在她的阴部疯狂的舔了起来,还把舌头伸了进去。
山杏的小逼里在往外流水,当然那流出的还有方才水生射进去的精液,那是黏糊糊臭烘烘的,还有点尿臊味。水生一边舔,一边都把那些东西吞咽了下去。
山杏被他给舔的得屁股一个劲的往起停,身子不停的扭动,她抱住他的脑袋使劲往自己的阴部上贴,感觉水生的小胡茬把自己阴部扎得痒痒的,而且越来越痒,她真希望水生的鸡巴是一个带刺的黄瓜。
她嘴里啊啊的叫喊着,“水生哥哥我不行了,你快快插我快操我啊,你怎么操都行,我实在是受不了了。”水生的鸡巴早就暴涨了,他照着山杏的小肉穴狠狠的插了进去,开始猛烈的抽插,用尽了平生的力气,而且是越来越猛,越来越快,山杏疯狂的蠕动着,不停的叫喊着:“水生哥哥,你操我呀,快操哇,啊啊,我不行了。我不行了,我要尿尿,我要尿尿,我尿了,我尿了,我洩了,我洩了,我来了来了,啊,啊我要死了。”
水生也大声喊叫着沖击着,却怎么也压不住她那疯狂上挺的身子,他没想到女人阴部往上挺的力气会这么大,她像是疯了。他们喊叫着,达到了人生幸福的定点。二人抽搐了一会,再也不动了,感觉就像两个被宰杀了的猪羊,疯狂的挣扎了一会,最后死去了。
他们两个并排躺在草地上,仰望着天空,喘息着,感觉非常幸福,非常刺激,非常舒服,回味无穷。草原这样宽广,四周却空无一人,只有他们两个赤裸的身体,他们互相望了一眼,又紧紧的搂在了一起。
水生的鸡巴很快又硬了。山杏说,我们两个到屋里好好的干一次吧。水生说:行!两个人翻身爬起来,光着身子,手拉着手就往高处的屋子里跑,他们都知道,在这样荒无人烟的旷野里,是不用穿衣服的,他们感觉自己像是两个原始人,像黄河的纤夫,像湘西的水手。
山杏发现水生在奔跑时,那个鸡巴还是很硬的,他每跑一步,那鸡巴就上下摆动一次,水生也发现山杏的两个奶子特别的大,每跑动一步,那乳房就上下颤动一次,她不停的跑,那乳房就不停的颤动。
水生忍不住了,就伸手去摸山杏的乳房,山杏也忍不住了。就去抓水生的鸡巴,两个人一边跑一边互相摸,结果一起摔倒在了草地上。山杏是趴在了下边,水生就趴在了她的后背上,用鸡巴顶在了她的屁股上。
她本能的把屁股往起翘了翘,水生嗖的一下就把鸡巴插了进来,杏花啊的一声把屁股用力往上厥,水生搂着她的屁股开始猛烈的抽插,杏花一边配合着他,不停的往起厥屁股,一边轻声的呻吟起来。
水生更兴奋了,用力的乾着他,山杏的声音逐渐加大了。水生说:要是难受你就大声喊吧,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。山杏真的就大声喊叫起来:“啊,啊,水生,你的大鸡巴好硬啊,好凶啊,你就用力的操吧,我高兴,我好受,我非常的舒服……”
她喊叫着,屁股一个劲的往水生的怀里拱,水生也越来越疯狂了,用力的乾着她的屁股,发出了啪啪的响声。那响声似乎是在天地间回蕩,那响声让他们两个人更加兴奋,两个人都疯狂起来,两个人都叫喊起来。水生最后拼尽全力沖击了一次,大吼一声,精液怒射了。
山杏感觉有一股滚烫的热流涌进了她的肚子里,这热流把她的全身给融化了。
她感觉自己不复存在了,感觉自己是消融在了天地间。水生浑身是汗,杏花也浑身是汗,她那乳沟里就像一条小溪,两个人瘫软的倒在了一起,都不停的喘息着,不停的呻吟着,不约而同的说出了一句话:“哎呀我的妈呀,太好受了,太舒服了,这一种什么滋味啊。”
是啊,他们心里也都在想,自己两口子操逼咋就没有这种特殊的感觉呢?杏花不好意思的把头拱到了他的怀里,他紧紧的抱住了她。
蓝天上云在飘,大地上风在走,碧绿的青草地上,两堆白白的肉体交织在了一起。
蓝天上云在飘,大地上风在走,碧绿的青草地上,武胜和淑贤跟着羊群,没有目标的走着,他们过了一个坡,又过了一个坎,来到了一个洼地,四周被高岗遮挡了。羊群大概是吃饱了,速度也缓慢了,几乎是停了下来,他们两个也坐下来休息。开始他们两个人距离很远,武胜说,来吧,也没有别人,我们就挨着坐吧,我很想和你唠唠嗑。淑贤也很大方的坐在了他的身边。
俗话说:蔫吧人,鬼道心。武胜的第一句话就说到了淑贤的心里,他说:你知道水生和山杏的关系吗?淑贤低头细声地说:我听说过,我今天主动和你出来,也就是想和你说说他们的事情。
武胜说:虽然我们没有抓住,但是村子里已经是一哄声的了,都说他们两个跑破鞋。淑贤说:人活着就是这么回事儿,跑破鞋的事情从古到今,谁也挡不住。
也许跑破鞋就比两口子干事舒服呗。
淑贤又说:他已经好长时间不和我干那种事情了。我就知道他在想杏花。武胜也说:我老婆也是,总不让我上身,我想她也是讨厌我了。淑贤说:人,就是那么回事,开始都很新鲜,长了就没有意思了,水生不想乾我,我也不想让他干呢,有机会咱们也换换口味。
武胜听了淑贤的这句话,突然心跳起来,他知道淑贤是在提醒自己,可就是浑身紧张成了一团,怎么也不敢动手。淑贤突然说:我想尿尿。武胜突然壮着胆子说:反正也没有别人,你就地尿好了。
淑贤真的就脱下裤子,蹲在武胜的身边就撒尿了。
武胜看着淑贤那白白的大屁股,自己突然浑身发热了,鸡巴也往起鼓了。他再也坐不住了,就站了起来,他想要干什么,自己也说不清。淑贤说:你站起来干什么?想看我吗,就随便看好了。她把身子换了个方向,面对着武胜继续撒尿。
武胜望着她的阴部,望着她那浓密的阴毛,望着她那分开的粉红色的阴脣,望着她的尿水从她阴部的肉洞里流出,他的鸡巴很快的就硬了,他声音颤抖的说:我也想尿尿。
淑贤说:你就站在我面前尿吧,也让我看看你,我们正好谁也不亏。
武胜浑身滚烫,手不停的哆嗦,这才解开裤带把鸡巴亮了出来,他感觉自己有好多的尿,可一尿出来却不是很多,而且由于鸡巴是挺起的,硬硬的,他感觉是阻挡了尿液的流淌,他的尿流继续变小,他的鸡巴继续膨胀。
他的眼睛就没有离开淑贤的阴部,他很快就尿完了,反复的抖动着鸡巴,可却不想提上裤子,他的鸡巴已经昂首挺立了,因为有一个女人就蹲在他面前,那清晰可见的阴部强烈的刺激着他的神经,他的鸡巴已经青筋暴露了,他的大腿已经发麻,感觉有一股热流在往鸡巴上集中,他的马眼里已经往外流水了。
他知道自己想干什么,可就是不敢动手。
淑贤也尿完了,她也没有提裤子,她站起身来,那裤子就落到了她的脚脖子上,她就像一个带着镣铐的犯人一步一步向武胜走来,他们本来就没有离开,本来就在身边,她裸露着下体,把肚皮就贴在了武胜的鸡巴上。
她那细长的眼睛直盯着她,武胜惊慌失措,不知如何是好,他自己的马眼里已经冒出了白白的东西,淑贤一把抓住了他的鸡巴,把它顶在了自己的阴部,她把一只腿往上抬起,把裆部分开,一下子就把武胜的鸡巴插到了自己的小穴里,然后紧紧夹住了,搂着了武胜的腰。
武胜在也控制不住了,一把抱住了她,把自己的身子往下蹲了蹲,调好角度,然后往上一挺,那根鸡巴嗖的一下就插到了淑贤的底部,他双手端着淑贤的屁股竟然把她给抱了起来,转了一圈,两个人的嘴也吻到了一起,他的身子哆嗦了一下,精液喷薄而出,射到了淑贤的小穴里。
他们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对面站着,不多久,那白色的东西就顺着淑贤的大腿内侧流了出来。武胜抱着淑贤拼命的亲着她的嘴,摸着她的乳房,摸着她的屁股,那刚刚发射的鸡巴马上又硬了。
两个人匆忙的脱光了衣服,把它铺在地上,淑贤很迅速的躺了下去,自然的分开了两腿,武胜跪在她的两腿中间,把鸡巴伸了进去,然后就趴到了淑贤的身上,那个鸡巴一下子插到了底部,淑贤紧紧的搂着他的屁股,有开始搬动他的胯骨。
武胜明白了她的意思,便开始上下运动来回抽插,淑贤的身子来回扭动着,淑贤的乳房不停的在他的胸前摩擦着,武胜拼命的乾着她,他知道自己干活从来没有这么用力,他知道乾自己老婆也从来没这么用力。
他知道自己的老婆山杏比淑贤好看,可山杏的心在水生那里,所以当武胜操她的时候,她只是应付,不动真情,一点也不温柔。现在身下的淑贤却是非常温顺,细声细语,柔情似水。
淑贤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一碰到男人的身体,她自己就浑身发软,连骨头都软了。这就让她身上的男人感觉非常的舒服,所以武胜乾得就更猛了。把淑贤乾的一个劲的叫喊,淑贤越叫喊,武胜就越来劲,最后两个人同时到达了高潮。两个人爹一声妈一声的叫喊着都说舒服死了。
看来这操逼就和吃饭穿衣服一样,再好也得经常换换,否则就没味道没有新意没有激情了。
他们两个人休息了一会,发现羊群走远了,就抱起衣服,光着身子向羊群跑去,那草原的风轻轻的吹拂着他们赤裸的身体,他们感觉自己是完全的融入到了大自然中,他们很惬意,他们很幸福,他们也很激动,仿佛在尝试一种从没体验过的原始生活。
他们光着身子在草地上奔跑,他们光着身子在羊群里穿梭。淑贤感觉那草原的风不断的从自己的两腿间掠过,吹拂着自己那浓密的阴毛,那阴毛像野草一样随风摇摆,她感觉阴部麻酥酥的,非常好受。
武胜也感觉自己像是换了一个人,他竟然一边跑一边唱了起来:
原始社会好
原始社会好
原始社会男女光着屁股跑
男的追女的跑,
抓住一个就按到,
趴在身上使劲儿操,
掀起了人性主意操逼高潮,操逼高潮。
当然他发出的声音是:原四色会好……他唱着唱着鸡巴又硬了。他像一头野兽,沖过去把淑贤仰脸朝他的扑倒了。他抱着淑贤的两腿,趴在了淑贤的上边,他的嘴正好紧挨着淑贤的阴部,那逼里腥臊的味道让他癡迷,让他流口水,他一口就把淑贤的阴毛连同阴脣都咬在了嘴里。
淑贤温柔的呻吟着,武胜感觉还不过瘾,就用舌头去舔她的阴部,淑贤突然感觉特别的舒服,甚至比挨操还要舒服,就急忙分开了两腿,由于她此时身子特别的软,所以她两腿分的也特别的开,竟然连阴脣一起张开了。
武胜光顾着舔,也没有注意这个突来的变化,他的大舌头一下就插到了淑贤的小穴里,淑贤突然失声喊叫起来:哎哟我的吗呀,好死了。
武胜一听,
索性把自己的大舌头全部伸了进去,把自己的嘴脸紧贴在了淑贤的阴部緉綵綦缍,舕舔舞艋他连插,带舔嘁嘈嗷嘧,蓂虥虡蜨带咬,淑贤此时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温柔,她的喊叫声已经是疯狂了。
武胜也从来没有看到她如此的疯狂,他继续用自己的大舌头往淑贤的逼里插偾像侥僗,痪瘌瘊疡舌头伸进去后就在里边胡乱旋转,把个温柔的淑贤舔得像动物一样嚎叫,她脸色绯红,浑身冒汗,通身抽搐,脸型都扭曲了。
武胜的大鸡巴已经暴怒了。他往上爬了爬,一下子就给淑贤插了进去,一阵狂抽狂插,淑贤喊叫着,武胜也喊叫着,两个人又是同时到达了高潮。
他们很晚才才把羊群赶回来,非常担心水生和山杏会生气,没想到欢迎他们的全是幸福的笑脸。水生和杏花已经把饭菜做好了,不但炖了几条鱼,还烫了一壶酒,他们四个喝的非常开心,喝的都有点醉醺醺的了。然后都搂着自己的老婆回到自己的炕上睡觉了。
他们都睡到天亮才睁开眼睛,水生吃惊的发现自己被窝里搂着的是杏花,武胜也吃惊的发现,自己被窝里搂着的竟然是淑贤,这是怎么搞的,谁也说不清楚。
男人都有“晨勃”的习惯,就是说,到了早晨,鸡巴特别的硬,即使是自己的老婆,也总要干一次的,现在发现是别人的老婆在身边,自然不会放过,武胜说:反正也是这么回事了,咱们干完了再说吧,以后不一定有没有机会了呢,他说着就翻身上马乾了起来。
另一个屋子里,水生也是同样的话,他对山杏说:反正也是如此了,等干完了再说吧。
杏花微笑着点点头,迅速的分开了两腿,水生趴上去就是一阵猛插猛抽,水生和杏花开始喊叫起来。
由于是连脊的房子,又是夏天门窗都开着,淑贤和武胜很快就听到了他们的叫喊声,他们两个人很快就明白了,他们两个人也受到了刺激,也报复似的叫喊了起来,互相比赛,他们互相较劲儿,你们喊的声音大,我们比你们的声音还大,你们撞击的声音响,我们比你们的声音还响。
武胜的体力总不如水生,他干淑贤的声音总不如水生乾山杏的“呱唧”声音大,他索性用手拍打淑贤那肥美的大屁股,让他发出更大的“呱唧呱唧”的声音,淑贤笑了说:别拍了,把我的屁股给拍疼了。反正也是这么回事了,我们比不过他们就不和他们比了。我们去看热闹。武胜说:我们穿不穿衣服呢?淑贤说:反正也是这么回事了,我们光着过去。
他们两个便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,他们来到炕沿边,其实就是站在了水生和山杏的头上,水生和山杏两个人还在猛烈的抽插着,叫喊着,他们一同达到了高潮,水生趴在山杏的身上,身子一下一下的抽搐着,嘴里啊啊的呻吟着,山杏也是不停的喘息着,不停的呻吟着,口里一个劲的说舒服。
淑贤突然往炕沿上一趴,把屁股一翘,回头对武胜说,来,咱们也在这里乾,反正也是这么回事了。武胜的鸡巴早已经又硬了。她抱住淑贤的屁股就插了进去,淑贤故意大声的叫喊着:啊,啊,好爽啊,好舒服啊,武胜,使劲儿啊,你真行,用力,用力操我,啊,操我,啊,操!你比水生好多了!
水生和杏花抬起头来,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惊呆了。他们也知道这窗户纸迟早是要捅破的,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,更没有想到武胜和淑贤会向他们挑战。
水生毕竟是领工员,他怎么能输给武胜呢,他对山杏说,你也下地,趴到炕沿上,咱们就和他比比看。
山杏很顺从的下地,把脚伸到了鞋子里,还没有穿好,就被水生按趴在炕沿上了。她急忙把屁股翘了起来,水生也没穿鞋,光着脚丫子,抱住山杏的屁股就插了进去,山杏也是故意使劲的啊了一声,浪叫起来。
四个人,两对男女,互不相让,你一下,我一下,比赛开始了。水生和武胜都使足了力气,把身下才女人乾的嗷嗷直叫,山杏和淑贤都把屁股翘的老高,显示自己臀部的丰满,水生用手去摸山杏的奶子,武胜也用手去摸淑贤的奶子,山杏回过头来把嘴递给了水生,淑贤也回头把嘴伸给了武胜。
他们都亲着女人的嘴,乾着女人的屁股,水生必然是当惯了领工员,总喜欢发号司令,他突然大声喊道,交换!于是他把鸡巴从山杏的逼里嗖的一声拔出来,过去把武胜从淑贤的身上拉了下来,就给淑贤插了进去。
其实淑贤还是喜欢让自己老公干的,他发现水生给自己插上了。就高兴的一个劲的往起翘屁股,山杏冷冷的对武胜说,你还在那里傻瞅啥呀,还不来操我,武胜急忙过去把鸡巴插到了山杏的逼里。
山杏当然是喜欢水生,她不愿意让武胜乾自己,所以就在那一动也不动,也不配合,但武胜乾的还很用力,因为他不想输给水生。水生乾了一会,感觉自己老婆身子太软,不如山杏的身子硬实,不如山杏屁股有弹性,感觉还是别人老婆好,他又喊了一声:再交换。便把鸡巴从自己老婆的逼里拔了出来。
武胜很不服气,就抱着山杏的屁股不放,继续用力的乾着,山杏突然从他的身下溜了出来,把屁股递给了水生,水生抱住山杏的屁股熟练的插了进去。武胜没有反应过来,继续乾着,一下子把鸡巴插到了炕沿上。
淑贤看气不公,就趴到了武胜的身下把屁股撅给了他,武胜这才感觉还是淑贤对他好,于是他把鸡巴插到了淑贤的逼里又乾了起来。武胜不如水生的身体好,也不如水生的性慾强烈,武胜很快就发射了,可他不出声,继续装作没完成的样子,还是一下一下的乾着,淑贤似乎明白他的想法,仍然不停的呻吟着配合着他。
水生大喊一声,紧紧趴在山杏的屁股上不动了。武胜还在不停的乾着,不停的喊着,水生感觉很奇怪,就伸手往他们两个人的中间摸了一把,感觉黏糊糊的,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插入,武胜的鸡巴早就像一个霜打的茄子了。
水生胜利的笑了。武胜不好意思的坐到了炕上,淑贤和山杏也站起身来,都低头看着自己的阴部,那白白的东西不停的往外流淌。
水生平静的说:行了不要比赛了,这草原深处就咱们四个人,这是天意,这是缘分,我们想和谁乾就随便好了,也不要争风吃醋了。
淑贤也说:行啊,反正也是这么回事儿了,来吧咱们开始做早饭吧。武胜说:用不用穿衣服啊?水生说:没有必要了。我们四个人现在已经没有秘密了,就都光着吧,也省衣服了。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验证码 换一张
取 消